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环保曝光台 » 正文

环境政策——气候治理与环境治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2-16  浏览次数:348
核心提示:要把前沿理论和现实需求结合起来,通过学科交叉实现软硬兼施。沿用已有理论,方恺老师介绍了环境政策的五个基本阶段:政策动议政
 要把前沿理论和现实需求结合起来,通过学科交叉实现“软硬兼施”。沿用已有理论,方恺老师介绍了环境政策的五个基本阶段:政策动议——政策构建——政策实施——政策评估——政策修订。在环境政策领域,方恺老师现有的研究方向主要是4个:气候治理与低碳经济、环境足迹与投入产出分析、能源政策与产业生态以及环境可持续性综合评估。

一、巴黎协定与INDCs——气候治理

INDCs指的是国家自主减排贡献。2015年12月,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达成,巴黎协定是当前最重要的气候变化的应对政策,全球200多个国家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治理,达成了广泛共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提出了到2030年的国家自主减排贡献目标:二氧化碳的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

巴黎协定的目标是控温,即在本世纪末把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研究表明温升的控制目标与累积碳排放紧密相关,累积碳排放越多,全球升温幅度越大,因此要制定全球碳排放的限额。但是碳并非人类的宿敌,可以说它只是一种摆错了位置的资源。碳排放与各国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利益切实相关,全球已经有70多个国家或地区实行了碳价机制(碳税或碳交易),占到全球碳排放的20%。

目前学界对于碳排放的研究汗牛充栋,从各种角度核算碳排放量以界定各个国家的历史责任。方恺则将研究目标放在未来碳排放权的分配和交易之上,划分未来的发展空间。方恺认为碳排放权是具有稀缺属性的公共资源,实质是一种新型发展权,温室气体减排问题可以归结为如何界定和分配碳排放权。其给出的碳排放权分配及交易框架是:政府主导基于公平的碳排放权一级分配+市场主导基于效率的碳排放权二级分配,两者结合,依照公平性、效率性、可行性、可持续性原则,从社会、经济、环境蛋糕维度构建碳排放权分配指标体系。以省区为单位构建碳排放配额的分配实验,充分考虑省际差异,结果显示各省区的年均碳排放配额呈现出北低南高的阶梯状态势,人均碳排放配额则呈现出一个比较复杂的地区分异格局。

碳分配是为碳交易服务的,中国的碳交易机制实践与交易市场从2011年开始进行试点。要顺利推进跨省的碳交易,需要对各省的碳排放权进行核算。首先根据政策目标测算出我国的碳减排总配额,总配额分配给各个省区。可选的分配原则有:祖父分配原则、历史责任原则、支付能力原则和人口规模原则。对省区间的碳交易市场用线性的方式进行模拟,得出的结论是在历史责任原则(历史上碳排放量大的地区,应该承担起更多的减排责任)下,我国初始碳减排的成本最小且省际差异最小,属于最优的初始分配方案。关于碳排放的达峰目标,中国将在2028~2040年间达峰排放,最优路径对应2030年达峰,既能满足国家自主减排贡献的承诺,又可以实现2016~2045年间累计排放量最低。

这一研究强化了省、市两级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属地责任,为分界落实减排责任目标提供了科学依据,有助于推动区域协同减排机制的建立,对其它资源环境公共物品或排污权的总量分配与跨地区交易提供了借鉴。

二、SDGs与一带一路——环境治理

SDGs 指的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2015年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在峰会上正式通过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其中包括17个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有1/3涉及到环境。环境问题和可持续发展等全球性的问题,是各国都不能置身事外的。

方恺老师在一领域的研究议题是对于“一带一路”环境风险的探讨,试图揭示国际贸易对“一带一路”环境生态的影响,设计了一个环境足迹与SDGs的耦合框架,将环境的外围问题与内部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架构在一起,通过因子筛选主成分分析的方法,析出20多项主要指标,得到了每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下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或几个指标,探究一带一路各国的环境足迹和要素转移问题,研究各环境足迹与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间的关系,继而模拟一带一路各国发展的可持续性,评估“一带一路”国家综合风险与投资。研究揭示出虚拟资源流动和隐含环境排放对于各国生态环境的影响,为合理划分各国的环境责任提供了科学依据;揭示了“一带一路”环境足迹与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间复杂的权衡和协同关系,有助于识别出优先发展的经济社会目标,为推进跨区域环境治理和绿色一带一路建设、降低中国海外投资风险提供了决策依据。

三、讨论环节

【问】目前碳排放怎么交易?碳排放权的初始分配是如何进行的?

【答】目前碳排放交易仅仅在个别省份的个别行业之间进行,碳排放的初始分配目前多按照祖父原则(历史上碳排放多,分配到的碳排放额也多)。举例说明:有甲乙两家企业,甲历史上的碳排放量为100,乙历史上的碳排放额为50。则根据减排的要求和现行的分配原则,甲今年分到的碳排放额为90,乙今年分到的碳排放额为40。如果乙今年的碳排放量只有30,甲今年的碳排放量有110,那么乙就可以向甲出售10单位的排放量,甲还需要从其他企业再购买10单位的排放量。在这样的逻辑下,甲企业面临两种选择,第一是企业自身减排,第二是向别的企业购买排放权。因此碳价的制定十分关键,碳价定的太高,大多企业会选择自身减排,碳市场形同虚设;碳价太低,企业可以大量购买碳排放权,达不到减排要求。目前国内国际碳价完全不联动,国内碳交易市场处在初期发展阶段。

【问】目前碳排放量是如何测度的?

【答】现在基本上采用的是企业自主申报的制度,但不同行业企业的计算方式不同,需要有碳核查机制的建立。理想的方式是通过第三方机构进行核查与监督,目前仍处于试点和探索的阶段。对于碳排放量的申报,企业也存在考量。如果实行碳交易,企业多申报意味着日后分配到的碳排放额也较多;但如果实行碳税制度,多申报目前的碳排放数据意味着多交碳税,因此申报的企业也秉承比较谨慎的态度。

【讨论】可持续发展与环境的承载力以及人口之间的关系。

现在的学界已经在逐渐抛弃环境承载力的概念,因为环境承载力存在的前提是区域是封闭的。国际贸易的存在,产业链的分工与深度合作,使得资源转移流动起来,一个地区持续发展的人口不能简单用环境承载力来衡量。且支撑一个地区的发展往往是人口的结构而不是人口的数量,比如人口青壮年的比例,人口的受教育比例,nature最新的研究表明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可以有效延续人口红利。

除了人口素质的提升可以提高生产效率之外,也要看到需求对经济的推动作用。人口的减少意味着需求的降低,不利于经济发展。要看到人口数量和人口素质对于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不能用承载力的概念去一味否定人口的增长。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